佐佐木与宫野第一季路漫漫

佐佐木与宫野第一季路漫漫

 咸苦辛热,有毒。 若治久痢滑精,崩中下血之证,每致增剧,以其味苦降泄也。

 打扑折伤,羊脂调莨菪子末敷之。 上池水,竹篱头上水也,长桑君饮扁鹊能洞鉴脏腑,见垣一方人。

产华阴及辽东者良。然必日用炊饭者良,若煮羹者,味咸不堪入药。

但其性寒滑,脾虚泄泻者禁用。今庸师喜用秦艽,且不辨左文、右文,凡遇痛证,动辄用之,失其旨矣。

 白者属金利肺,治上焦痰饮,除壅滞气逆,通大肠风秘,除气分湿热。今庸师喜用秦艽,且不辨左文、右文,凡遇痛证,动辄用之,失其旨矣。

湿去则土燥,痰涎不生,非二物之性燥也。炙之则气温,补三焦元气,治脏腑寒热,而散表邪,去咽痛,缓正气,养阴血,长肌肉,坚筋骨,能和冲脉之逆,缓带脉之急。

Leave a Reply